RSS
热门关键字:
当前位置:热裤美女 > 热裤辣妹 > 正文

yy人与猪videos 一个人和他的猪

来源: 作者: 时间:2018.06.03 浏览: 字号:【

我心有余悸地抱紧陶迁,不准他再走,他的唇瓣就恰到好处地落下来。渐渐地,体内被激活的欲望充实,我盼望要发生什么,他松开手,撇着嘴说:“不如先来杯红酒?”我急不可耐地灌下酒,双手在他胸口摸索着。不知不觉间,眼前眩起白星,天地旋转起来……

2000年,我高考失败。父亲担心我的前程,找亲戚凑齐7万块钱,通过中介把我送到新加坡留学。10月19日,我飞抵新加坡。虽在异乡,但华人随处可见,加上说普通话就能与人交流,我并不觉得陌生。

我顺利通过预科班考试,被私立大学录取。转眼两年又过去,我适应了这里的气候,女性把这滨海国家当成理想家园。父亲劝我回国就业,我置之不理,固执地留下来。

我搬出学校,租住在廉价格子间里,与很多漂游族一样,每天早出晚归地找工作。可在这弹丸之地,就业原本已紧张,加上我的二等学院文凭,要找到合适工作难上加难。眼看返遣期日愈逼近,我的心情焦躁起来。

第7次面试,我又一次失败了。我颓废地回宿舍,进门时,漫不经心地踢脱鞋子,高跟鞋划出一道弧线,竟被甩出了窗外……

我关上门,匆忙赶下楼。眼前的一幕令我呆住——平地上,横躺着一亚裔男子,高跟鞋斜摆在前方,距离他头部不到十公分。难道我的高跟鞋将他砸死了?我惊慌地想,尖叫起来:“死人了,救命呀!”叫声没招来围观者,反把他吵醒了。他扬手摁住头,艰难地站直,瞪着我,许久才说:“姑娘,不用喊了,我没事。”我冲上前,呆呆地拾起高跟鞋,喜极而泣。他轻拍了我的肩,念叨着:“没事。”

就这样,认识了陶迁,十年前从福建移民到新加坡的单身汉。带着负罪感,我送去纱布、消毒药,他感动地握住我的手,非要请我去吃日本料理。

呷着波尔多红酒,品尝着鲜美的三文鱼,我壮着胆子问:“为什么对我这么客气?”他笑而不答,只是深情地看着我。也许是远离亲情太久,片刻间我就把他当成最亲的人,倾诉起要被迫返国的遭遇。

他沉默着听完,缓缓地摊开手,握住我手背,诚恳地说:“不如你……嫁给我吧!”

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求婚搞懵了,惊诧地立起身。并非我保守,而是无法接受仅见过两面的男人的求婚。

他深情地说:“原谅我冒昧……可我实在等不得你回国才相爱,等不得失去你后才后悔呀!”我凝望着他,他的睫毛间有泪光闪烁。他说:“只有你我立刻结婚,才能让你留下,才有机会与你在

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昵称:
 
匿名